全国服务热线:135-1060-8958
新闻动态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135-1060-8958
地址:
深圳市南山区西丽桃园街道南山云谷创新产业园B2座
深圳侦探取证调查:什么男人不能要
添加时间:2022-08-10
 

深圳侦探取证调查:什么男人不能要2020年10月13日,我跟踪了李光辉,实锤了他的婚外情。我叫唐洁,李光辉是我丈夫,我们结婚七年。当初结婚的时候,全家人都反对,我妈甚至和我断绝了母女关系。李光辉家的经济条件太差了,继父酗酒家暴,母亲身体不好,他学过两年厨师,在饭店打小工,没有固定工作。我图的就是他人品好,对我也好,但现实却狠狠打了我的脸。图感情的,最终都丢了感情,图人品的,最终丢了人。当初,我背着家里偷出户口本和他领了证,我们从盘锦来到锦州,我打零工,他做烧烤学徒。冬天最冷的时候,我们连一床电热毯都买不起,抱到一起哆嗦着取暖,经过这些年的努力,我们从一无所有,到有店、有房、有车,生活一天天好起来,婚姻却坏了。我们去年才敢要孩子,有了儿子以后,我全职在家照顾孩子,他负责店铺。

最近半年,每次向他要家用,他都会磨叽半天,挑我一大堆毛病,给钱的时候也不痛快,老说生意不好做,骂我浪费。每次只给三百、五百,孩子的一桶奶粉就要二百元,这点钱根本不够。女人的直觉很灵的,总觉得他对这个家越来越不上心,我怀疑他可能是外面有人了。13号晚上,我背着睡着的孩子,偷偷藏到烧烤店后巷,10点多,看到李光辉提着一篮水果从店里出来,转身进了46号楼一元。他开了一楼靠近楼梯的一户门,窗帘没拉严,露出一个小角,我悄悄凑过去,看到他正抱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亲的忘我。最让我崩溃的是,那个女人一抬手,手腕上竟然戴着我妈送给我的玉镯。

那个玉镯丢了很久都没找到,李光辉还哄我说,再给我买只一模一样的。愤怒冲上头顶,我在地上摸了一块石头,然后用力把石头扔过去,将窗玻璃砸个粉碎。李光辉凶神恶煞的从里面冲出来,一看是我,先是一愣,接着狡辩说:“我来库房取货,你胡闹什么!”取骚货吧,你让那个女的出来!” 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,李光辉脸上挂不住了。那是店里的员工,帮我拿东西的。你别无理取闹,一分钱不赚,整天疑神疑鬼,要不是我累死累活养你和儿子,你们早饿死了!”

我气得脸色煞白,“养我和儿子是你的责任,养里面那个是不要脸。”没想到李光辉的情人居然走了出来,大言不惭地说:“用不着瞒她,黄脸婆,你少吓唬人。告诉你,要不是我心软,劝他别离婚,你早就被甩了。别不知好歹,跑这闹什么,丢的可是你老公的脸。”我愤怒极了,朝她冲过去,没想到李光辉一下挡在我前面,把我推倒在地,“神经病呀,回家去!”孩子被惊醒了,吓得哇哇大哭。看着这个曾经对我海誓山盟的男人,心寒到极点,我狠狠瞪着他们,狠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了。儿子越哭越厉害,李光辉脸上没有一丝愧色,我从地上爬起来,背着孩子,失魂落魄跑回家。到了家门口,却发现没带钥匙,我一怒之下爬上了楼顶,上面寒风刺骨,真想从楼上一跃而下,可是摸摸背上的儿子,我放弃了。我要活下去,绝对不能便宜他们。我沿路一直走,直到客运站附近,遇上了招揽生意的黑车。

车主说去沈阳,他看我犹豫,又推又拽把我拉上车。我的鞋子里有二百多块钱,是我给儿子攒下的奶粉钱,用来应急的,车费是40块钱,够了。我没来过沈阳,三个多小时的车程,下车之后,已经是清晨。给儿子买了玩具,坐在路边摊要了油条豆浆,我想:“和李光辉的日子过到头了,娘家也回不去,接下来我该怎么办?” 性格里的倔强救了我,一口气涌上来,我就不信凭自己养活不了儿子。可是人总要面对现实,交完旅馆钱之后,摸着口袋里仅剩的100多块钱,我开始发愁。我能将就,哪怕睡桥洞,可是不能亏待儿子,钱花光之前,必须找份工作。背着儿子在街上晃了一天,一无所获,谁会雇佣一个背着孩子的女人呢?

晚上,儿子睡着了,看着他粉嘟嘟的小脸蛋,我咬着被角大哭了一场,抱怨老天不公平,我没做过坏事,为什么会这么倒霉,我更恨自己走了眼,嫁给这种男人。第二天,我背着儿子走街窜巷,终于在楼群里发现一家浴室正在招聘搓澡工。老板是位50多岁的大姐,穿着大花棉袄,一看就是爽快人。

她告诉我,搓澡15提成10元,推背、按摩、拔火罐另算。我没瞒她,把自己的事全盘托出,一开始她很为难,不想用我,因为我带着个小不点儿。我一再求她给我一次机会,老板人很好,终于同意让我先留下来试工,还说如果没地方住,晚上可以住在浴室,只要负责打扫卫生就行。找到工作了,我高兴得差点给大姐跪下。干活对我来说不是难事,我能吃苦,和李光辉创业时吃的苦成全了我。刚开始的几天,业务有些生疏,但所有在这打工的姐妹都对我非常好,一起搓澡的姐妹教我服务流程,手把手教我技巧,还把家里带来的饭菜分给我吃,老板还送了我和儿子几套换洗衣服。

儿子也很争气,我工作的时候,他不哭不闹,自己在换衣间玩玩具。搓澡工是轮流工作,不忙的时候,每班三个人,我工作的时候,另外两个大姐就帮我照顾孩子。说实话,出来工作再累,也比在家带孩子和照顾李光辉轻松,而且还有钱赚。工资当天结算,拿着自己第一天赚到的200多块钱,我高兴得眼泪都掉下来了,心里特别有成就感,我能自食其力,凭什么看别人脸色?为了感谢大家,我给姐妹们买了水果,蛋糕,还在工作之余帮她们刷拖鞋,洗用具,把浴室打扫得一尘不染。老板和姐妹们一边埋怨我乱花钱,一边高兴,说自从我来了之后,浴室变了个样,居然有家的感觉了。熟悉之后,她们经常给我出主意,说我唯一做错的事就是不应该带着这么小的孩子跑出来,不能便宜他们,应该拿到证据,和李光辉打官司,把房子和钱争取过来。

深圳侦探取证调查我明白她们是为我着想,可是她们不了解,自从和李光辉结婚后,我早就没有了自己的生活圈,完全活在他的影子里。现在回去,没朋友帮忙,没地方住,也没钱打官司,我不想对李光辉忍气吞声的妥协,我想还是先站稳脚跟,赚点钱,再去拿回属于我的东西。工作一个多月的时候,已经有了固定熟客,东北的冬天正是洗澡旺季,浴室的生意不错,每个月都能赚6、7千,虽然累,但我累得高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