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服务热线:135-1060-8958
调查资讯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135-1060-8958
地址:
深圳市南山区西丽桃园街道南山云谷创新产业园B2座
深圳市私家侦探『情人上位后变脸:我尝尽与世
添加时间:2022-10-24
 

深圳市私家侦探我和前妻赵佳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两家门当户对,很般配的婚姻。儿子乐乐出生后,每天抱着这个粉嫩的肉坨坨,我的幸福感达到巅峰。 乐乐由赵佳和两家父母轮流带,但是和我的感情极好,几个月大时,他哭闹不止,几个老人都哄不好,可我回来一抱,乐乐就安静下来,家人都惊奇不已。 等乐乐再大一点,晚上非得看到我才肯吃饭。后来我再三解释,乐乐终于接受了我偶尔晚归不陪他吃饭的现实,但一定要把我爱吃的菜留好,不让别人动。现在,乐乐5岁了,跟我一起踢足球,听我讲故事,我们爷儿俩在一起有无穷的乐趣。我和骆妍的事,纯属意外。男人嘛,有机会玩谁会拒绝呢?本来我也没太上心,有年轻漂亮的情人,锦上添花而已,我有家庭和可爱的儿子,并不想伤筋动骨。 孰料,此事很快被赵佳发现,家中就发生了地震,但当时我正在兴头上,不可能立即刹车。赵佳不依不饶。 那天,我带乐乐出来玩,正好骆妍打来电话,我就叫上她,这是乐乐第一次与骆妍见面。 

 

乐乐当然不知道大人的事,也没有像电视里那样对陌生女人有防范,其实从小在幸福家庭长大的孩子,根本想不到这些事。 大概骆妍实在太年轻,乐乐叫她“姐姐”,骆妍呵呵地笑,我也没纠正。 我惊讶地发现,乐乐居然与骆妍很合得来。骆妍看手机里狗狗的视频,乐乐也凑过去,两个人笑声不断。后来,有个小朋友开了辆小车,乐乐想一起玩,但又有些腼腆,骆妍便上前当说客,把两个小朋友叫到一起玩,乐乐很开心。 骆妍又买了烤肠、烤鸡翅、饮料等,给小朋友和乐乐分享。 平时,我对乐乐吃零食有限制,那天有骆妍在,我对他很宽松,乐乐特别高兴,连带着喜欢上了骆妍,“姐姐”、“姐姐”叫个不停,骆妍得意地看着我。 后来,我又偷偷带着乐乐和骆妍一起玩过两次。 与赵佳在一起的感觉不同,乐乐这么大了,“妈妈”却如此年轻漂亮,我明显感受到路人的羡慕,心中升腾起美好的遐想不久,赵佳知道了我与骆妍还没有分开,非常愤怒,决心离婚,带着乐乐回了娘家。 

 

我征求过骆妍的意见,她非常支持我争取抚养权。之前我有顾虑,但现在我有了底气,离开赵佳,我依然可以给乐乐一个幸福的成长环境,所以有恃无恐。 离婚进入谈判阶段,财产不难分配,房子是我的,存款一人一半,问题卡在乐乐的抚养权上,赵佳要乐乐,两家老人也都抢着要。 乐乐是四位老人的开心果,平时两对老人就勾心斗角争着讨好孩子,现在更是寸步不离,尤其赵佳和其父母认为。既然我是出轨方,他们就应该占据主动权,但我坚决不松口。 那天,我父亲去幼儿园接乐乐,而赵佳的父亲也去接,两个老人发生争执,还推搡起来,幼儿园园长和老师赶紧把他们拉开。 老师问乐乐跟谁走?乐乐懂事地说:“我好些天没看到爸爸和爷爷奶奶了,他们一定想我了,我和爷爷走。” 我回家听说后,立刻给赵佳打电话:“乐乐是我们丁家的血脉,你们是白费心机,他最终还是姓丁……” 几次闹腾后,赵佳死了心,无奈放弃了乐乐的抚养权,当然我也在经济上给了她补偿我兴冲冲地把乐乐接回自己家,深圳市私家侦探骆妍也搬来与我同居。因为骆妍随和亲切,对乐乐从不严格要求,家庭氛围也更轻松自在。 想不到没过几天,骆妍居然私下问我:“乐乐还要呆几天?” 

 

我有些懵了:“你什么意思?这是他的家。”骆妍又问:“你爸妈不接他过去吗?” 我诧异了:“我拼死拼活争得抚养权,不是把他甩给父母的,当然是我们自己带他啊。” 骆妍不高兴了:“短时间没问题,可你让我天天围着他转,我可没精力,我要工作,还要享受生活,不是给你的乐乐当老妈子的。” 我简直不可思议:“当初是谁支持我争夺抚养权的?是谁信誓旦旦说要对乐乐好的?” 骆妍无辜地说:“我没有变啊,我喜欢乐乐,但没答应天天守着他啊。我以为你要来是放到你父母那里,我只是附带着帮忙,他可以常来玩的,但要让我来长期带娃,那恐怕不行,我没这个心理准备……” 我立刻火冒三丈,认为自己被她欺骗了,三说两说吵了起来。我一点也不客气:“如果不是看着你能带好乐乐,我会离婚娶你?” 骆妍也火了:“我一个黄花闺女,该你的还是欠你的,为什么一结婚就得当后妈?后妈十个有九个不落好,你休想!” 从此骆妍真就摞挑子了,不去接乐乐,下班也不是马上回来,而是不断找理由晚归,加班、和朋友有约,我工作又忙,只好让父母带乐乐。 

 

但问题来了,老人家太惯孩子,尤其他们觉得孙子可怜,爸妈离了婚,就更是宠溺。在父母家一段时间后,肉眼可见乐乐的毛病在增加,这样发展下去,将来没准就是个小纨绔。 我心急如焚,只得向骆妍求情,可她不为所动。后来,她怀了孕,哭着说应对孕期已经很艰难,以后孩子出生更是有一场硬仗要打,乐乐的事就别指望她了。 我既生气又无奈。骆妍怀孕,结婚的事只得提上日程,可乐乐怎么办呢? 我厚着脸皮去找前妻,希望她能接手,并承诺乐乐所有的花销我来掏。 可前妻冷哼了一声:“你的小三容不下乐乐吗?你搞不定你的小三啊?我现在已经调整过来,适应了乐乐不在身边,你自己的选择,自己承受吧!” 我豁出老脸又去找赵佳的父母,他们那么疼爱乐乐,应该会帮我说服赵佳,可是他们居然也翻了脸:“乐乐不是只能姓丁吗?我们不跟你争。” 我以为赵佳是在赌气,看一段时间笑话后,就会因为心疼乐乐而改变主意。可很快传来她恋爱的消息,我才这知道,她担心接回乐乐影响她再婚。 

 

我不由感慨万分,乐乐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,没想到她会这么绝情! 我和骆妍结了婚,她的父母还很不满意,嫌我二婚还带个儿子,殊不知我更郁闷。 乐乐越来越难管,父母也开始头疼,想到儿子的未来,我对骆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可骆妍已经怀孕,深圳市私家侦探根本不吃这一套,我们已经吵了N次架。